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理智与情感(1.05)

作者:admin来源:人气:294




  今天晚上去做了个发型,染了个红发,虽然让老妈看见会骂的,不过老妈看
不见不是?
  为了配合新发型,还带着小宁去买了两件新衣服。本小姐的脾气是有了新衣
服就一定要第一时间内穿上。于是乎,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喜气洋洋的穿着新衣服
跑到一家据说很不错的馆子叫汤喝。
  谷歌是个好同志,它说这里的乌鸡汤很好很美味,就是要等的时间比较长。
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我们坐的位置靠窗,可以在等汤的时候悠闲地看着窗外红男绿女,霓虹闪烁。
这家餐厅很老了,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还有叫外卖的,骑着自行车的小伙子像一
条泥鳅一样在人群中穿梭。
  天色完全黑下来以后,店堂里面来了几个外地口音的家伙,他们点的都是快
餐,东西还不少,还跟服务员磨磨叽叽的。掏钱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家伙的屁股
后面插着一把手枪。
  我的天,我可是守法良民,正好这个时候我们要的汤上来了,我赶紧着帮小
宁收拾好东西,低头喝汤,千万别引起那帮人的注意,但愿他们只是来买盒饭的。
  一边喝汤,一边偷偷的往外边瞟去,门口的停车位上停着两辆现代轿车,一
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在车边上抽烟。几个巡警正在这一块巡查,应该是例行巡
查吧,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吧?
  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小巡警好像注意到这边正在抽烟的人。
  他向他走过来:「先生,这里是公共场所,不许抽烟。」我透过玻璃窗看见
那个警察的口型。有时候学一点唇语还是有用的。
  那个家伙把烟头丢到地上。小巡警在他面前不知道讲了些什么,然后就准备
离开,我也准备低头喝汤。餐厅里的那些人买了东西正在往外走。忽然那个警察
好像发现车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又转过身来。大约是要检查?他的嘴巴被挡住了,
我看不见。
  那个年轻人背对着我,我看不见他在说什么,但是我看见了他正在掏枪。
  「砰砰。」枪声大作。
  「小宁!危险!」我一把把小宁拉到桌子底下躲着去,这墙很厚,子弹应该
穿不透。
  枪声响成一片,就在门口。PPK自动手枪,警用K8,响成一锅乱粥。天
杀的,我不过是喝个汤而已,居然也能遇上黑帮。
  地球太危险了。
  「姐姐我怕!」小宁哭着就扑到我怀里。可怜孩子,打出娘胎以来就没见过
这场面吧。
  「不怕不怕,姐姐在这儿。」搂着她的小身子,数着外面的枪声,还有由远
而近的警笛声。大约警察的增援很快就会来吧。
  餐厅里一阵脚步凌乱,然后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还有血迹,一路从我们面
前滴过去。黑帮已经退到了餐厅里,麻烦了,我不想当人质。
  顾及餐厅里人质的安全,警方的枪声小了许多,那些黑帮分子躲在柜台后面
杂七杂八的用他们家乡的土话交流着,我是一句没听懂。不过我可以肯定,他们
有人受伤了,或许有人死了。现在他们还没有想到要劫持我们做人质,不过这餐
厅里面少说也有一百多人,看来我们的晚餐还真晦气。
  哥几个,我说你们赶快从后门跑吧,再不跑的话特警就会从后门进来了,到
时候大家都要完蛋。
  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子弹了,要是没有子弹的话,手枪那就是个废物。
  我刚这么想着,就听到了自动步枪拉枪栓的声音。朝天花板上嘟噜了半梭子
之后,整个餐厅里哭爹喊娘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该死的,不会是贩毒的兼营倒腾军火的吧。听声音好像是恐怖分子的最爱,
Ak47。
  Shit,警方是扔催泪瓦斯进来强攻呢还是会派谈判小组来和谈?
  「出来,」忽然我们头顶上的桌子被掀开了,一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捉住我的
胳膊把我硬生生的拉起来。
  「姐姐……」小宁哭着跑上来,却被另一个家伙捉住,她拼命在他手里挣扎
着,这可不是个好注意。
  「小宁,不要动,不要怕。」我很顺从的举起手来:「不要伤害我们,什么
都可以。」
  「小妞。」脑袋被枪抵住的味道很不好。特别是拿枪的还是个丑八怪,真想
让他下地狱去。「乖乖的,不要耍花招。」
  「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我用眼神安抚着小宁:「我们绝不会反抗。」
  「到前面去。」他把我的右胳膊反拧到身后,推着我往前走。在前台的地方,
已经集中了七八个人质,都是年轻女孩,或许他们认为这样的人质没有什么反抗
力吧。
  很聪明的黑帮呢。
  他们让我们面向外面站好,我把小宁搂在身前,捂住她的眼睛。
  外面停满了警车,还有直升机也正在赶来,外面的警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这是我看见的。还有我看不见的地方,我发觉对面的那个楼上应该是个不错的狙
击点,或许有人正从瞄准镜中看我呢。
  「出去,出去。」
  那些家伙躲在我们后面,把我们往外推搡着。外面的警车真的很多,直升机
也来了,高功率的探照灯将整个现场照的和白天一样。
  「给我们车,让我们走。」一个家伙躲在人质后面,扯着嗓子往外喊。我偷
偷数了一下,他们一共有五个人,三条长枪,两个手枪。顺便说一下,抓着我胳
膊的那家伙手劲很大,把我胳膊弄疼了。
  「不然我们就开枪杀人质了,里面还有更多的人质。你们要是耍花样的话,
就是拿人质的生命做游戏!」
  「快给我们车,不让我们就开枪杀人质了。」
  警方犹豫了一会儿,警车中间闪开来一条道路,开进来一辆面包车。
  「就停在这儿,就停在这儿,」那些家伙靠近那辆车,把车上的司机赶下来,
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是帅哥警官,。尽管他穿着便装,套着一身滑稽的防弹衣,
不过帅哥就是帅哥,拉风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蹲下,蹲下。」那帮家伙让我们蹲在面包车侧边,那两个拿短枪的跑回餐
厅去了,他们应该有个同伙受伤了。果然不一会儿,那两个家伙搀扶着一个一瘸
一拐的又出来了。
  我和帅哥愁眉苦脸的蹲在一起,面包车停的距离有些远,他们走过来得要点
儿时间。帅哥应该会有什么动作吧?
  我瞟了他一眼,他也看向我,冲我微微点点头,什么意思?这事情和我没关
系,我不是警察……我还没把信息给他,这家伙就开始行动了,像一个弹簧一样
跳起来扑倒一个拿着ak的绑匪,然后飞起一脚把左边一个踢到两米外。真是好
身手,我也来一下吧。趁着站在我背后的那个家伙调转枪身的时候一跃而起,左
手卡住他脖子,右手卡住他脑袋,咔嚓一下,送他上西天。
  干的还算利索,我自己给自己打了个9。8分。
  正在空旷地上的匪徒被狙击手爆头了,干的漂亮,我喜欢狙击枪。
  「当心」,帅哥一个箭步飞过来把我扑倒,靠,老娘就这样被他推倒了!
  然后两颗子弹顶着我那新做的发型飞了过去。,小宁惊恐的叫声响彻我的耳
膜,CTM,敢伤害我心爱的小罗莉,我要你付出代价!
  我操起地上的一把手枪,瞄准那个还在垂死挣扎的家伙眉心就是一枪,下地
狱去吧!我的手才不会发抖呢。
  「姐姐……」小罗莉哭着扑到我身上,嗯,好好好,姐姐今晚好好的爱你。
  「枪法不错啊。」帅哥坐在地上看着我笑,我白了他一眼:「治安啊,太差
了!我们纳税人的钱都干什么呢啊!」
  「小姐,」他白了白我:「麻烦叫一下救护车好吗?」
  怎么了?几个护士已经冲过来了七手八脚的把我们往担架上架,然后给塞进
救护车里,一路「bibubibu」的跑到医院,然后,大夫给我开了点安眠
药,让我好好的睡一觉,小宁不肯离开我,就只好和我挤一张病床了。
  帅哥,他腿上中了一枪,可怜的,差点儿就打在我身上了。
  好困啊……安眠药……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给老妈挂了一个电话,跟她说我病了,
然后就把电话扔到一边去,拦着个护士问帅哥在哪儿。
  小宁躲在我身后,这丫头变得有些怕人了,天可怜的,被吓着了。知道见到
帅哥哥,才活泼起来。
  「龙飞哥哥……」小丫头跑到他身边去:「你好勇敢哦。」
  龙飞摸摸她脑袋:「可是你姐姐还是不满意啊。」
  我丢了两颗樟脑丸给他,随手拿了把椅子坐下:「没伤着骨头吧。」
  「没事,皮外伤。」
  我松了一口气:「这下好,我可以放心大胆的鄙视你了,堂堂一个特工,居
然这么没用,两个绑匪都解决不掉。」
  「我不是007啊。」他凑到我耳边:「我看你才是007吧,一下子就扭
断了他脖子。」
  「瞎说什么啊,我胆子很小的,杀鸡都不敢。」
  一个护士推门而入,「龙警官,女朋友啊。」
  霉头,我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朋友。
  那护士(长的满正点的,我想我有时候其实是制服控)看我正在看着她,冲
我微微一笑:「龙警官很有本事呢,能找到这样的男人做老公真是好福气啊。」
  那你拿走吧,我对他没兴趣。我没好气的看着他,又瞅瞅她,拉过小宁:
「我们走,回家。」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离开病房——不过我怎么越琢磨越不对头,好像我真的
像是他女朋友一样。娘亲啊,这辈子都洗不清了。以后还是别和他见面吧。
  打车回小姨家,第一时间内把自己和小宁剥成白煮鸡蛋,然后一起跳到浴池
里面去。
  也不枉我这么长时间的教学,小宁现在已经很知道二姐姐的步骤了,自觉自
动的把浴液递过来,还是我喜欢的香型的。
  然后乖乖的趴在浴缸边上,扳开小屁股,二姐姐来帮你清理小菊花了哦。
  先用清水冲一遍,然后往里面倒一些浴液,再把大拇指伸进去,慢慢的进出
进出,进出,进出……小丫头无意识的发出呢喃,已经开始享受后庭温柔的活塞
运动了。
  不过大拇指始终是短了一点,再换上食指和中指,这一次的刺激更长,更持
久,更深入,小丫头的两脚开始发抖,我的另一只手刚刚才按上她前面的花瓣,
这丫头就在哆嗦中泄出了身子。
  我仔细的把那一手的花蜜舔舐干净。淡淡的有一种清香,这就是处女的花蜜
啊,不可多得的,我要好好的吃……
  「二姐姐」
  小宁羞红着脸,要我抱着她坐进浴池里。姐姐已经让你舒服了,该你来让姐
姐舒服了。
  小丫头在温热的池水中舒缓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子之后,就趴在我的胸前,
津津有味的吮吸起那两颗樱桃。这是好孩子,知道这儿能让姐姐很舒服。
  小宁的两个手指灵巧的分开我的花瓣,窥探进那悠长火热的蜜径,哼……小
丫头再调教调教,一定能成我身边最好的爱宠的。
  如此如此,一夜过去。暂且不表,且说第二天一早,俺老娘就气势汹汹的有
两条黑背开路,杀进我的安乐窝来了。
  我不知道她从哪儿弄来的钥匙,因为当那两条大黑狗猛然蹿上我身子的时候,
我还正搂着小宁睡的香甜无比。这丫头,还含着我的奶头呢。
  「去,」我一脚把那黑背踹下床去:「谁让你上来的。」
  黑背很委屈的在床下打转,到处亲亲嗅嗅,一直到我老娘慢条斯理的上来,
轻微但不失威严的一咳嗽,我浑身一激灵,才注意到自己和小宁都还光溜溜的原
生态着。
  「扯什么扯什么。」老娘不满的看着我半裸的身子:「你那一身皮我还没看
过。」
  我傻笑两声,小宁很乖很害羞的蜷缩在我怀里,好像很不好意思见我老娘。
老妈坐过来摸摸我额头:「死丫头,哪里生病了,害的老娘这么老远的跑过来。」
  「想妈妈了吗,」我亲热的趴在老妈身上:「老妈,我要吃奶。」
  老妈把脸一板:「没大没小的,多大了你。」
  「多大了也是妈妈的宝贝,」不由分说的,我就开始解老妈的裙扣:「我要
吃嘛。」
  「丫头造反了,」老妈把我按倒在床上:「没大没小的,让你姥姥看见不拿
扫帚揍你。」
  「就要吃嘛,」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得,反正就是硬生生的从那一层层的衣物
中弄出来了一个我朝思暮想的宝贝粮仓,然后毫不客气一口含了上去。
  别看老妈说不要不要,等我真正依偎在她怀里像婴儿一样吃起奶来了,她忽
然就变得温柔,浑身上下似乎闪耀着母性光环,
  十几分钟之后,老妈和我、小宁三个人并肩躺在小姨粉红色的大床上,我和
小宁各占据了一个妈妈的乳头,虽然什么都没有,可还是含着不肯放。
  老妈的左乳头上穿有一个小指粗细的金环,是爹妈结婚十周年的纪念物,十
年后,右乳头上又多了一个银环。老爹老妈真是恩爱的很呢。
  老妈张开双臂搂着我们俩个丫头,任我们含着那儿,还哼着摇篮曲,好像很
享受的样子。
  我捉住小宁的手,带着她往我出生的地方去。那儿是白白的一片大地,一根
杂草都没有。老妈爱抚着我的长发,帮我把散落在肩头的发丝规制好。
  「一眨眼,我们家小思长这么大了。」老妈有些伤感的说:「好象昨天还在
妈妈怀里吃奶一样。」
  「我这不是还在吃奶吗。」我慵懒的回答她。带着小宁的手进入到我出生的
那个地方探秘,老妈很配合的张开双腿,让我的魔爪可以肆意的玩弄。
  「还是女儿好……」老妈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不淘气,做妈妈的贴心小
棉袄。」
  「女儿可以随便让妈妈玩嘛。」我吻上老妈的唇,手指更深的进入到我出生
的地方。小宁悄悄的翻身下床,披上一件外套溜了出去。
  老妈激烈的吻着我,她的宝贝女儿,吻遍我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我也吻遍她
身上的每一个地方,特别是那白白的阴阜,我剥开守护它的花瓣,露出里面娇嫩
的蜜肉,使劲的吃着那里面的蜜汁,同时,也有同样多的蜜液流进老妈的嘴里。
  「小思,」老妈把我压在身下:「你真的长大了,原来你玩不了多长时间的
啊。」
  「很久没有和妈妈一起弄,竟然被妈妈小看了呢。」我奋起反击,张开双腿
抱住老妈的腰:「看谁先坚持不住吧。」
  「输了可不要哭鼻子哦。」老妈咬了一下我的耳垂,开始缓缓动了起来。
              ——————
  「哎,还是老妈厉害,」我满足的躺在老妈怀里,下身还不知羞得张开着,
任凭那花瓣中缓缓流出爱液。
  「小思,」老妈搂着我,「和你商量一个事情。」
  「老妈说就是咯,还用商量吗。」我调皮的一笑:「老妈的话,理解要执行,
不理解也要执行,在执行中加强理解。」
  「小思,」老妈一阵感动,亲了我一口:「把头发染回去好吗?难看死了」
  我好像没太听明白。老妈你可以再说一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