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凤勾情

作者:admin来源:人气:346


.
  他一定是太久没碰女人了!


  否则光是一缕清香、一件兜衣怎么会惹得他心猿意马、血脉偾张、不能自已?


  遇上这个未曾谋面的娇媚小女子他立刻从彬彬君子变成爱吃豆腐的登徒子谁知她竟然是他四年不见的亲亲妹子!


  更糟糕的是,他从此再忘不了妹子的妖娆身躯……他知道这样的感情是一种禁忌只好找个花娘以求转移自己的
注意力可不知为何,他总在花娘的身上看见妹子的形影……而当他被爹爹强迫和一个陌生女子举行婚槽他除了直叹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就连洞房花烛夜,都引不起他的兴趣……


  序


  对我而言,写小说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因为可以把自己脑海里的故事化为文字,也可以把现实生活中不美满
的爱情美化。


  每当「全集」成一个故事,就有一种梦想实现的兴奋感!


  贩卖梦想的工作,我非常喜欢也写得很起劲。


  很少人能真正喜欢自己的工作,我很幸运能把工作和兴趣兼顾──虽然我从没把写作当成吃饭的工作。


  但是,再怎么喜欢的兴趣也有令人讨厌的事。


  我最讨厌的事……写序,替主角取名,还有想切合故事内容的书名。


  每一次想主角的名字和书名,我便要抱起一本厚厚的辞典翻来翻去,往往命名的时间比想剧情还费时间,真是
令人伤脑筋的一件事。


  后来觉得太麻烦了,我终于想到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嘿嘿嘿,偷偷告 0诉你们!)身为一个作家,当然要
时时观摩其它作家的大作。基于偷懒的心态,我都会特别注意配角的名字,如果不错看又好听的,那就……成为我
下一本书的主角名了。


  所以各位读者大人,若你们有看到一样的名字,可千万不要乱说我是抄袭他人的作品,只不过是借用他人的配
角名字而已……嘿嘿嘿!


  第一章


  阙凤吟鼓着双颊,气呼呼的朝合欢苑走去,不理会身后追赶的丫鬟。


  昊哥哥出门好久了,都没有人陪她出门玩,她快要被闷死了!


  狠心的爹,把工作全丢给昊哥哥,一人独占她温柔美丽的娘亲,两人老是窝在房里不出门,害她的日子无聊死
了。


  既然她的日子不好过,她也绝不让爹好过!她倒要瞧瞧爹娘到底窝在房里干嘛──「小姐,阙主交代过,任何
人都不能擅入合欢苑,违者要挖去双眼,断其四肢的。」阿英焦急的喊道,拉着直往前冲的娇小身子。


  「放手!」她甩掉阿英的手就冲进合欢苑里。


  「不行呀!小姐──」


  〈着小姐的身影消失,阿英余下的话根本来不及说出口,更没有胆子跟着去,因为冷着一张脸的阙主实在让人
害怕。


  〈来小姐要自求多福了……


  阙凤吟一走进合欢苑,便让苑里的景色迷住了。


  青翠茂盛的幽竹沿着围墙种得满满的,高高的翠竹好似屏障隔绝了外面的世界,园里种满了绿意盎然的大树,
许多不知名的美丽花卉,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石雕、栏杆和桌椅。


  爹真小气,这么美的园子都不让他的宝贝女儿进来玩玩。


  风中传来微微的呻吟,引起她的注意。好象有人在哭……她蹙眉细听。


  她随着吟声寻去,慢慢的走入园子深处,吟声越来越清晰……这好象是……娘的声音!


  娘怎么会哭呢?难道是爹在欺负娘?可恶!她非替娘讨回公道!


  借着花丛的掩护,她小心翼翼的朝声音的来源寻去。


  忽地,她被眼前所见的一幕吓傻了,幸好她机警的掩住那欲脱口而出的惊呼,否则早被爹发现她的行迹。


  老天!她的爹娘居然光着身子打架,而且是在露天的温泉边……她快要被眼前的一幕吓晕了。


  〈着爹把娘压在身下,双手用力抓着娘亲的玉乳,还不断的啮咬。 娘一定很痛才会不停的呻吟……爹真坏,
怎么可以欺负她美丽温柔的娘亲呢!


  等等!这好象……不是在打架耶!


  爹心满意足的表情好似在品尝山珍海味,娘的每一寸肌肤他都不放过,而且从娘脸上的表情来判断,好象很喜
欢爹这么对她……这是怎么回事?


  天啊!爹居然连娘的那地方都不放过,好恶心!真是脏死了……可是……娘的叫声变得好奇怪哦!好似处于极
度的狂喜中,还一直求爹进去她身体里。


  进去……是进去哪里呢?她越来越弄不懂大人的行为。奇怪的是……她的身体忽然变得好热,好似……有一种
莫名的空虚,需要有人去填满它。


  天啊!阙凤吟瞪大双目,吓得张大嘴。爹的身上怎么会有那么丑又那么粗壮的棒子?


  爹……怎么把那一根粗棒子插进娘的身体里,还一直不停的抽插?而娘白皙修长的玉腿紧紧缠绕在爹的腰上,
好似怕爹离开她的身体,还抬高自己的身子迎合。


  〈爹娘的样子,好象很舒服、很享受……她心头似有一股火在燃烧。


  她手不知不觉向自己的私处探去,一触到那隐密的花核,彷若触电一般的酥麻快感在四肢直骸窜流,吓得她赶
快把手收回来。


  她病了吗?要不然……为何会有那么奇怪的感觉?


  刚才娘一直求爹进去,而且爹也一直吃娘的那地方,是因为……会带来那奇怪的感觉吗?


  如果是……她似乎可以理解爹娘为何会做这种奇怪的事。


  难怪爹娘老窝在苑里不出来,还不准任何人来打扰他们。


  阙凤吟目不转睛的盯着沉醉在欲海的双亲,粗喘的低吼夹杂着柔媚淫荡的娇喊,还一直变换体位。


  她着魔的眼丝毫不放过双亲的表情和每一个动作,那俪颜上的晕赧潮红,欢情愉悦、媚骨艳色、淫荡索求──
虽然她还弄不太懂爹娘在做什么,却看得出他们「全集」全沉溺在其中,否则不会一直做下去,而舍不得分开。


  原来这就是爹娘不爱出房的原因!


  直到日暮西山,才见爹抱着瘫软的娘亲走进温泉里。即使在走动之间,两人的身体仍不愿有片刻的分离。过不
久又传来她娘柔媚的吟声……她这才悄悄的离开合欢苑。


  「啊──」一声惊喘在夜半的伫凤阁中响起。


  阙凤吟被梦魇惊醒,汗水濡湿了她乌黑如上好绸缎的秀发,也浸染她贴身的衣衫。


  柔细白皙的玉手掩住热烫的脸颊,空虚火热的身体难受的弓起来。


  她是怎么了?自从数月前在合欢苑见到那意外震撼的一幕,她从此夜不安枕,夜夜被梦魇所扰醒。


  她怎么会作出那种荒唐无耻的春梦?梦中那恣意承欢的淫荡女子怎会是自己?她到底是怎么了?


  那一天无意间撞见爹娘欢爱的一幕,回房后,她逼着嬷嬷问清楚,这才知晓男女之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她的好奇心虽被满足丁,但身为女人的需求却被挑起,她的身子因为空虚而夜夜被欲火烧灼痛苦。


  如果她梦见爹娘欢爱,她尚且能欺骗自己只是被吓到了,所以才会老梦见那天的事情。


  ∩是……偏偏她梦见自己像个贪婪淫荡的女子勾引着昊哥哥,然后两人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就像爹占有娘
的身子一般,昊哥哥也占有自己的身子,淫荡的自己曲意承欢,祈求昊哥哥霸道的怜爱和占有。


  那天后,她每晚都在欲火灼烧的空虚中度过,恨着自己淫秽的念头,痛苦的逃避最疼爱自己的哥哥。


  昊哥哥是哥哥呀!她怎能对自己的哥哥有这种无耻的念头?


  ∩是……思绪就如脱疆野马,一发不可收拾!


  谁来救救她呀H她脱离这无望燃烧的欲火深渊……她翻身下床,换掉一身湿冷的兜衣,走出房门朝合欢苑去─
─现在她也只能向爹娘求助了。她明白此时前去,必因打断爹娘好事而遭爹责难,但她是他们的女儿呀!


  他们有责任救救长久以来遭他们疏忽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