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扈三娘艳史第七回:军师巧施绝户计,女王钦赐金玉缘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72

  这一日是女王登基后第一次早朝,十分隆重。王室亲贵们立在左边,青山盟的头领们都在右边,中间则是丞相诸坚率 领的文武百官。扈三娘昨晚没睡好,眼圈有点发黑。她作噩梦梦见天寿公主被乱兵杀死,自己被剥的赤条条的正在被霍尔赤强暴,下阴里被他那个巨大的东西捅的撕 裂般疼痛,喉咙也被他的大手扼住喊不出声来,后来霍尔赤举起鬼头刀朝她脖子砍下来,三娘大叫一声惊醒过来,浑身冷汗淋漓。陪她睡在一起的琼英忙将她搂住怀 里轻声安慰,三娘的情绪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现在三娘担心这个噩梦是不好的兆头,今日早朝可能会有麻烦。
  开始一切还算顺利,首先是文官们对女王歌功颂 德一番,接着女王开始按三娘给她的名单提出赏赐提拔一些官员。诸坚仍为丞相,但加设一个副丞相由朱武担任。诸坚一直在为伪辽主卖命,但是他手下有一大批追 随他的官员,三娘朱武反复考虑后认为现在不能动他,他手下的官员们也大部不动。那些已经归顺了的边军将领们都得到了金银珠宝的赏赐,官职不变或有升迁。京 城攻破后最早来归顺的原兵马大元帅耶律忠被封为靖国侯,他已经年逾七旬,女王赐给他一座豪华府邸让他在京城养老。耶律清,曲利出云,萧大观都被任命为执掌 一方的大将。王进被任命为禁军都统领,栾廷玉为副都统领。顾大嫂为左卫将军,琼英为右卫将军,两人一起负责女王安全。兀颜将军升为兵马大元帅,花逢春为骠 骑将军,张节为龙骑将军,两人都在兀颜大元帅手下。以上任命似乎都无异议,最后一项却遭到强烈反对:封青山盟盟主扈三娘为护国大元帅与兀颜大元帅共掌兵 权。
  反对的人包括几乎所有贵族和大部分文武官员,他们反对的理由除了扈三娘是女人外,还有她不是契丹人,不可将全辽国的兵马交与她。女王定要坚持这项 任命,但反对的人毫不退缩,场面有点失控。朱武向女王建议暂缓这项任命,待下次朝会再商议,女王准了。王公贵族文武百官退朝不提。看来这些反对女王的人是 事先串通好了的,他们的主要目的似乎在于遏制青山盟对辽国的控制。如果盟主没有了大元帅的称号,青山盟的地位就被大大削弱了。
  下朝后三娘把朱武单独找 来商议,她现在越来越离不开朱武的谋划了。朱武道:"盟主近来忧心甚重,只恐无法将这大辽治理好,这也是盟主仁慈之心太过。这辽国一直想侵占中原,我等是 中原人,治理不好辽国对中原百姓来说恐怕不是坏事。若要事事顾及辽国的民意,岂不是要助他侵占我等家园屠杀中原百姓?故此盟主大可放下仁慈之心,只要不择 手段取我之所需,何来诸多烦恼?"一语惊醒扈三娘,她寻思了一回,道:"军师所言极是,三娘险些误了大事。多谢军师指点迷津。"这时有探子来报,伪辽主的 第三子耶律重文率领麾下两万余兵马正从他在辽北的领地杀向京城,一路上收编不愿归顺女王的兵将,现已拥有兵马三万余人。朱武沉思了一刻,道:"我今有一毒 计,即可铲除朝廷里与我对立的那些武将们,又可剿灭耶律重文。我等只需如此这般……"三娘听了,道:"真乃妙计也。只是此计太过狠毒,我需先与女王陛下商 议。"朱武点头称是。
  三娘将朱武之计说与女王陛下,女王当即依允。当初她被伪辽主和乌利可安欺凌羞辱,这帮官员们虽深受老辽主之恩却拒绝对她施以援 手,有的还助纣为虐,令她极为气愤。三娘将时迁唤来,交给他不少从太祖藏宝库里取来的金银珠宝,要他去收买几个朝廷里反对青山盟的文官,这几个文官平日里 都是比较贪财的。时迁在青山盟里负责秘密活动,手下有的人表面上跟青山盟毫无关系,即使收买不成也不会暴露。
  第二次朝会上女王又提出封扈三娘为护国大 元帅,并让她领兵去征讨叛贼耶律重文。大部分文武官员和贵族们又站出来反对,女王无奈,只得提出先让扈三娘去征讨耶律重文,待得胜后再封她为护国大元帅。 那几个被收买的文官们齐声反驳,道:"莫非我契丹将领们就不能打仗,不能领兵去征讨叛贼?"他们提出:"这次须让未得封赏的契丹将领们领兵前去,若得胜则 要将立功最大的人封为护国大元帅。"下面官员和贵族多数人赞同。那几个契丹大将们也垂涎这个护国大元帅的位子,都争着要领兵前去。女王神色沮丧,最后只好 同意由几个主要的契丹大将率麾下军兵组成八万联军,十日后从京城出发前去迎战耶律重文,斩获耶律重文首级者将被封为护国大元帅。见女王被迫让步,诸坚等心 里亦高兴,不疑有他。三娘秘密调动青山盟的人马按朱武的计策作出各项布置。


  八万契丹将领们统帅的联军在离京城大约三百里的地方截住里耶律重文的三万兵 马,这是一片开阔地,是厮杀的好战场。耶律重文的军队为边军,曾多次参战,是精锐之师。而联军则装备精良,因离京城近,无粮草之忧。开战前,青山盟派兀颜 将军挑选的几个人冒充朝里忠于伪辽主的军官给耶律重文送信,说联军内部不和,虽人数众多但一旦打起来定会崩溃,朝里伪辽主的势力到时定会趁机起事将女王囚 禁。他们还给耶律重文送来了急需的箭矢五十万支,并答应还会提供粮草支持。耶律重文完全放了心,指挥兵马迎战朝廷联军。
  战事开始时还算平稳,后来日趋 激烈,联军没料到耶律重文手下军兵的战力强悍,渐渐感到支持不住。这时传来女王旨意,若能战胜耶律重文,不但要封护国大元帅,战功最大的五个将领还会封 侯。这下本来支持不住的联军重新鼓起了勇气,双方杀得血流成河。联军死伤了大约六万人,最后剩下两万余残兵向京城败退,耶律重文三万兵马也损失过半,根本 无力追击逃跑的敌军。
  联军的残兵跑了不到一百里就遭到伏击,参与伏击的两万人是青山盟派来的,打的是耶律重文的旗号。他们见人就杀,不要俘虏,不到两 天就将联军的残兵杀光。又过了两天朝廷才接到噩耗,联军被耶律重文全歼,文武官员顿时一片慌乱。女王紧急下令禁军封锁京城,并令扈三娘挂帅领军一万出城迎 敌。女王的任何命令现在都畅行无阻,反对她的高级武官们都阵亡了,文官们根本没胆量再挑起事端。
  这时耶律重文因损失惨重还在原地休整。手下来报,押送 粮草辎重的军兵半路被伏击,所有粮草辎重都被劫去。耶律重文气得吐血,昏倒在地。这时扈三娘花逢春张节带领的一万生力军已围上来,耶律重文的兵马因粮草已 尽,连逃走都无力,只得全体向女王投降,耶律重文被生擒回朝。三娘押着耶律重文得胜班师,女王率领贵族和满朝官员出城迎接,三娘和部将们跪谢女王陛下,耶 律重文和重要亲信们被斩首示众,其余被俘军兵被青山盟收编。
  次日,女王传出旨意,封扈三娘为护国大元帅。本来女王还要封她为一字并肩王,被三娘和朱武 阻止了。晚上女王在宫里设私宴为三娘庆贺,三娘见女王依礼跪拜被女王拉住。女王道:"姐姐休要多礼,我们以后私下依然姐妹相称,姐姐可要不时进宫看望妹妹 啊。"说完拉三娘入席,饮酒畅谈,宫女们在下面歌舞助兴。三娘笑道:"妹妹现在国事繁忙,要多保重身子。我想给你找个俊俏后生做你的如意郎君如何?你看上 了哪个只管告诉姐姐。"女王把三娘拉进怀里,抚摸着她的两乳道:"姐姐你就是我的如意郎君,何须他人?"三娘知道女王在宫里寂寞,也不能像从前那样时 常和自己见面,所以时时替她留心合适的人。前两天有一个相貌俊美的年轻人来投书拜见三娘,书信是柴进写的。三娘看了大惊,投书人竟是柴进和方腊的女儿金枝 公主所生的孩子,现在已改名作柴承宗。当年柴进化名柯引去做方腊的驸马,娶了金枝公主,后来方腊被灭,金枝公主自尽身亡。柴承宗被柴进从小养大,却不敢让 他姓柴,害怕朝廷得知自己做方腊驸马之事。打听得三娘在辽国为护国大将军,特遣柴承宗来投奔她。三娘看柴承宗举止文雅,知书达理,心里高兴,又得知他尚未 婚配。三娘对柴承宗道:"我的结义妹妹现为辽国女王,我欲让你去陪伴她,将来定可赐你个好差事让你施展抱负,不知你意下如何?"柴承宗道:"我从小虽跟着 父亲,但因出身一直见不得人。三娘姑姑让我陪伴女王,此乃一步登天的好事,我如何不愿意?柴承宗谨谢三娘姑姑提携之恩。"说完跪下磕头。三娘嘱咐他道: "我青山盟树敌甚多,你在女王身边须小心谨慎,不可向人泄露与我的关系,也要时刻留意朝廷大臣们的动静。"柴承宗答道:"承宗谨遵盟主之命。"三娘对 女王道:"我带来一个妙人儿,候在宫外,妹妹见他一见?"女王道:"且传进来。"柴承宗被招进宫来,跪下行礼。女王见了柴承宗美玉般人物,心里高兴。柴承 宗自小受柴进熏陶,颇有文采,女王问话,他对答如流,女王大喜,赐酒给他,柴承宗一饮而尽。女王将他留作近侍,就住在宫里。至晚三娘告辞离去,女王喝得大 醉,柴承宗殷勤服侍女王安歇,一夜温柔风流不提。


  三娘又请朱武来商议,道:"我等绝户计将在朝的契丹武将们几乎一网打尽,此事难保不泄露出去,须寻思 一个法子安抚众人才好。"朱武道:"三娘所见极是。我等可请女王钦赐婚姻,让青山盟的几个青年将领和朝廷里的贵族重臣结为姻亲,如此可让青山盟势力大 增。"三娘将花逢春和张节找来,把朱武的计策说了,道:"我欲在朝廷重臣或贵族的女儿孙女之中寻找才貌双全的配给你们两个为妻,这样做也是为了增强青山盟 的势力,不知你们意下如何?"花逢春跪下道:"我辞别父亲时已得他吩咐,所有大事包括婚姻都由盟主做主。"张节也跪下道:"属下全凭盟主和母亲做主。"三 娘把此事与琼英说了,她亦点头依允。三娘和朱武等人商议后,决定让花逢春娶原兵马大元帅耶律忠的孙女耶律萍,张节娶左尚书萧文斌的女儿萧玉兰。耶律忠不但 是靖国候还是老辽主的堂弟,萧文斌则是除丞相诸坚副丞相朱武外的最高文官。扈三娘分别拜访了耶律忠和萧文斌两家,向他们提亲,耶律忠和萧文斌都满口答应。 此时青山盟欲借助于朝廷权贵,朝廷权贵何尝不想借助于青山盟?不说青山盟掌握的兵权,单单是凭三娘和女王的亲密关系就令人羡慕不已。
  三娘禀报女王后, 次日女王在朝会上赐婚,将耶律萍赐给骠骑将军花逢春为妻,萧玉兰赐给龙骑将军张节为妻。三娘与两家商议,择定吉日为两对新人举行婚礼,女王将亲自出席。这 天晚上,三娘把花逢春张节一起找来,把自己珍藏的刻着龙凤花纹的两枚戒指,一枚送与花逢春,一枚送与张节,然后将他两人搂在怀里大哭一场。花逢春和张节对 三娘也十分不舍,她即像恋人又像母亲,两人一边亲吻抚摸三娘一边流泪不止。三人在床上颠鸾倒凤,花逢春和张节打起精神将三娘伺候得欲仙欲死,最后三人精疲 力尽倒下睡了。
  新婚那天,花逢春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妻子耶律萍。她已二十岁了,比花逢春大几岁,长得美丽文静,一看就是个知书识礼温柔贤淑的女子。她 发育成熟的身子令花逢春怦然心动,不由得期待着洞房花烛的时刻。婚礼后的酒宴上,耶律萍的两个哥哥耶律虎和耶律豹却不甚友好,他们不服气花逢春年少得志, 虽有军功但不知是不是凭自己本事得来的。听说伪辽主是花逢春射死的,他们就叫嚣着要和花逢春比试弓箭。宴席上在座的年轻人以武将居多,大家都喝得有点醉 了,都大声附和耶律兄弟,要看花逢春的箭术。一群人一起来到后花园,这后花园有一大块空地,耶律兄弟让仆人们点起许多火把将整个后花园照得通红透亮。花逢 春叫人把三个箭靶并排放到一百步开外,耶律兄弟见了心里暗笑:"射一百步的靶子有甚稀奇?"花逢春又叫人把所有火把都熄了,众人不解,耶律兄弟吩咐仆人照 办。只听得嗖嗖嗖三声响,待点亮火把一看,花逢春的三支箭稳稳当当地插在三个箭靶的靶心上。这下不单耶律兄弟,在场的众人包括耶律萍和她妹妹耶律燕都惊得 张大了嘴合不拢来。耶律燕和花逢春同年,性格泼辣活泼,和她姐姐大不一样。耶律兄弟扑翻身就要对花逢春下拜,花逢春连称不敢将他俩拦住。耶律忠看了对自己 这个孙女婿大为满意,乐得开怀大笑。
  进了洞房花逢春才有机会触摸耶律萍那凹凸有致的身子,他把她脱得精光,一寸一寸地从上吻到下。耶律萍虽然大他几 岁,此是第一次接近男人,脸羞得通红,牙关咬得紧可还是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呻吟。花逢春则像个花丛老手,尽情地品尝着耶律萍成熟的身子,闻着她诱人的体香。 花逢春因喝了不少酒,与耶律萍大战一通后就倒下睡着了。醒来时天还未大亮,一把抱住身边的女人又是一阵狂肏。 肏着肏着发现不对,这个女人不如耶律萍丰满,呻吟之声也清亮许多。借着微弱的晨光一看,这女人不是耶律萍,而是她妹妹耶律燕!花逢春刚要从耶律燕身上下 来,耶律萍从后面将他按住,道:"郎君不必惊慌,我们契丹人两姊妹同嫁一人为妻实属常事。昨天看了你射箭后妹妹就非要嫁给你不可,害怕你是宋朝人不会依允 此事,就想出这个法子来。"耶律萍说这话的时候赤裸着身子,两乳摩擦着花逢春光光的胳膊和脊背,花逢春的下体则还插在耶律燕的两腿间。饶是花逢春脸皮赛过 城墙厚现在也红成了绛紫色。低头再看耶律燕,羞得把两手遮住眼睛,白白的两乳不停地在花逢春眼前颤抖。耶律萍道:"郎君,时候不早了,该起来给爷爷父亲请 安了,顺便可向他们提起娶小妹之事。"见了耶律忠,花逢春不知如何开口,其实耶律燕昨晚睡在姐姐姐夫洞房里这事儿耶律一家都已知晓,耶律虎和耶律豹冲 着花逢春挤眉弄眼。耶律忠看着花逢春的窘样儿,实在不忍心,就主动提出要将小孙女耶律燕也嫁给他,花逢春表面上羞答答地应允,心里早乐开了花,此话放过不 提。


  张节的婚姻则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情况。张节的未婚妻萧玉兰和她的名字大不相符,她是个完全的武痴,醉心于各种军器和近身搏斗之技,长得不是很美, 但身体强健,整体看起来很舒服。三娘对她的长相有点不放心,让琼英先和她见了一面,琼英马上就喜欢上她了。萧玉兰原来许配给叛贼耶律重文的小儿子,那小子 在耶律重文兵败被擒后和他父亲一起被斩首了。萧玉兰是个实心眼儿,总觉得张节应该是她的仇人,虽然她从未见过耶律重文一家人。
  婚前一天萧玉兰扮作男子 去找张节比武,把他生拉硬拽到城外一个荒凉去处,两人下了马。这时萧玉兰说了自己的名字,以及自己曾许配给耶律重文之事。她提出和张节比试武艺,若张节胜 了才能娶她,否则她宁死不从。张节早看出她是女人假拌的,要不也不会被她拉出城来,只是想不到她是自己的未婚妻,碰上她这么个愣头愣脑的未婚妻还真不知是 福是祸。张节没有任何选择,只有跟她上马开战。萧玉兰使一杆亮银枪,张节则是用方天画戟,两人斗了五十余合不分胜负。张节不由焦躁起来,他看得出来,萧玉 兰的武艺跟他不相上下,不斗个两败俱伤是分不出胜负来的。他现在只剩下飞石绝招了,可是总不能在新婚前把未婚妻打得破了相吧?张节心里左右为难。这时萧玉 兰骑的马一声长嘶,张节的难题被一下子解开了:我不能打你人难道还不能打你的马?张节虚晃一戟回马就走,萧玉兰纵马赶来。张节摸出两个石子打来,萧玉兰早 就听说张节的飞石绝技,忙舞银枪格挡。谁知那石子并不朝她飞来,而是一左一右打在她坐骑的两个眼眶上。那马负痛长嘶一声,两蹄直立把萧玉兰摔下马来。
  张节连忙跳下马去扶萧玉兰,口称得罪。萧玉兰气得满脸通红,二话不说搂住张节的腰一个大转身,将张节摔倒在地。这一摔把张节的火气摔出来了,爬起来向萧玉 兰猛扑过来。两人一来一往又比起了摔跤。这一下两个好似生死相搏一般,直摔得尘土飞扬,天昏地暗。渐渐地两人大汗淋漓,上下衣服全被扯得精光,萧玉兰胸前 摇荡两只白兔腿间仿佛一蓬芳草,张节胯下玉柱挺立两侧裸臂逞威。斗着斗着两个抱在一团再也无法分开,怒吼变成呻吟,烈焰化作温馨,裸臂把玩白兔,玉柱探寻 芳草。至于两人裸着身子最后如何回到家中及第二日婚礼的情形,列位看官自去推测联想。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